流淌的童谣

2017-02-15 16:22:59 作者:管理员 来源:

摘要: 又是夜,深了。闭上眼睛,总能听见外婆哼起——那首童谣:摇啊摇,摇啊摇……像是在记忆中的那条河永不停歇的流淌着,流淌着。  那是一
  又是夜,深了。闭上眼睛,总能听见外婆哼起——那首童谣:摇啊摇,摇啊摇……像是在记忆中的那条河永不停歇的流淌着,流淌着。
  那是一条已经记不起名字的河。总是从外婆的屋前经过,那样静静的,静静的流淌着,像是在偷听外婆的童谣。清清的水透着一点儿干净的绿色,一点儿寂寞的青色,还有一种说不出什么感觉的灰蓝的颜色。流过青青石子的声音,像极了小时候喳喳嚷着的鹅鹅鹅。那条河啊,它不曲折,也不蜿蜒,不宽广,也不狭窄,只是恰到好处的弯一个小弯儿,在弯一个小弯儿,就又流回来与你再一次相遇。带着些许雨后泥土的新鲜却又涩涩的味道。
  我想,那河啊。它大概就是那样。流淌着,流淌着,像是哼着外婆的童谣。着看那浣衣的女子打衣,一下,又一下。河就那样流着,不怠慢又不急躁。像外婆夏日时扇风一样,很柔,又很心安的感觉。把脚丫轻轻放进河里,凉凉的,痒痒的。然后便看见河,流向了那远方的麦田,像是阳光一样的地方,满满的全剩下希望。
  河啊,载着外婆的童谣,流淌着,流淌着。穿过手指间,冰冰的,暖暖的。仿佛春日骑单车时风从腋下穿过,飞起来的感觉,被拥抱的温暖。
  等夜,深了。有飞来的柳絮,杂乱的漂浮。萤火虫一闪,一闪,点亮黯淡的星辰。河,还是那样的流着,不怠慢又不急躁。静静的,静静的,连声音也小了,用手点一下它,漆黑黑的,什么也看不见,像是睡了。
  待天,亮了。河还是依旧那样流着,唤醒了一颗树,又一棵树。听,是怎样的风吹起,河面上荡起涟漪,一圈儿套着一圈儿,一圈儿套着一圈儿。然后渐渐的散开,河又静了。流淌着,流淌着,不怠慢又不急躁。静静的,等那叶子,橙黄或是鹅黄的躺在河床上,河便把先前的梦圆满了。于是,河流的更慢,颜色也变了——一点儿浪漫的枣红色,一点儿喜悦的草青色,还有一种看不清是什么感觉的清浊的颜色。
  等月,圆了。河也走远了,走远了,看不见了。沉默了,仿佛不再来偷听外婆的童谣。河,被雪覆盖了。满满的只剩下冰。把耳朵贴近河面,河不再有声音了。河,不再流淌,像是外婆再无法哼唱的童谣,河真的睡了。
  待河,睡了。流淌着,流淌着,河载着我的童谣,直至干涸。沧海桑田,天空还醒着,流淌的童谣还醒着,可河却永远睡了,再不会醒来。(选自《文章阅读网》)
关键词:Array

相关文章

[打印] [关闭 ] [返回顶部]